欢迎访问山西财经大学图书馆!
 

《走向辉煌》

  • 发布时间:2017-09-14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165

作者金一南,中华书局出版201606月出版。

内容简介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处于一种空前复杂的历史变局之中,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联共(布)与共产国际、日本昭和军阀集团,这四股力量相互影响、猛烈碰撞,作者即把中国共产党早期革命史放在这一宏大格局下进行解读,以俯瞰式、纵深式的文字,分析理解中国革命的历程和中国社会的演进,头一次把初创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和后来的红军长征,置于国际战略大背景之下,进行了精心而深刻的阐释。

作者以热烈的情感、精彩的笔触、透彻的思想,撰写出这部独具特色的中共历史著作,从中可以了解中共和人民军队的早期历史,更能感受中共和人民军队的力量源泉,领略中华民族的精神力量。

精彩正文

长征——命运的抉择

长征是中国革命中最伟大的史诗。

历史将会证明,它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奠基石。

我们不能说长征是里程碑,里程碑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而长征是基础。中华民族的复兴,不仅仅是物质的复兴,同时包括精神的复兴。

长征中蕴涵着精神财富。

世界各国对长征的评价显示,中国共产党人像一只不死鸟,就是我们所讲的涅槃的凤凰。经过这样的经历,这支队伍,这个政党,它所领导的事业难以被摧毁。

任何史诗中的那种雄浑壮阔、那种波澜起伏、那种令人心驰神往的伟大辉煌,都是对后人而言的。

史诗也好,奠基石也好,都是后人在历史长河中的评价。

长征是不是一次仓皇的撤退、无目标的突围?

当时是走,还是留?走,往哪个方向走?对当事人而言,则是不尽的流血牺牲、不尽的挫折苦难、不尽的矛盾斗争。

我们经常讲,每个方面都各有利弊。面对历史的抉择,有百利而无一弊的决策是没有的。决策就是利弊参半,利益和弊端都包含在里面。作为领导者来说,他最大的能力,最关键的能力,就是选择最大的利益,避免最大的损害。

长征最初也是这样。

福建事变的良机错失,广昌战斗又严重失败。广昌作战之前,苏区已经被四面合围;广昌作战之后,中央苏区更被压缩到一个狭小的范围。被迫放弃中央苏区,已成定局。

但认识这个定局还需要时间,还需要更大的压力。大家觉得情况很危险了,但是主观上决策放弃根据地,还需要一个过程。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其实是相当困难的。因为将要放弃的不是一间住了几晚上的屋子,是建设了将近七年、粉碎了敌人四次“围剿”的根据地。

实际上,从历史过程上看,并不是到了193410月长征前夕第五次反“围剿”的形势如此严峻,然后,中央领导才做出这样的决策。

在此以前,项英曾经最早提出过放弃中央苏区的意见。

19314月第二次反“围剿”,项英到苏区时间不长,认为20万敌军压境,3万红军难于应付,只有离开江西苏区才是出路。退到哪里去呢?

项英提出退到四川去。因为斯大林讲过:“四川是中国最理想的根据地。”

项英是我们党内少数见过斯大林的领导之一,斯大林的指示由项英来传达,再权威不过。1928年项英到莫斯科出席中共“六大”,当选为政治局常委。大革命失败后,斯大林认为中国共产党的结构有问题,工人阶级没有成为主体,而只是一伙知识分子和农民,需要工人阶级。斯大林对工人出身的项英特别青睐,还亲自送给他一把小手枪。

身上别着斯大林亲赠手枪的项英,记住了四川是中国最理想的根据地,却不知道斯大林还讲过国民党人是中国革命的雅各宾党人。

斯大林这句话,可能是看着中国地图说的,可能是看着各种材料说的,有当时的情况、当时的特点。

它是不是普遍真理?

虔诚使领袖人物的个别结论被推断成普遍真理。

但共产党人的首要条件却不是虔诚。所以中国才出了个毛泽东。

毛泽东当时坚决反对项英的意见,以“诱敌深入”粉碎敌人“围剿”,将赣南闽西变成了中国最好的根据地。

在李德到来之后,最好的根据地就不是那么好了,一个挫折接着一个挫折。

第二个提出离开中央苏区作战的,是彭德怀。

第五次反“围剿”遭受挫折,彭德怀率先提出脱离苏区,外线作战。

不光是我们在总结经验,对方也在总结经验。

第五次“围剿”,蒋介石、陈诚把红军作战方法和过去他们所吃的亏进行了总结。第五次“围剿”实行堡垒战术,步步深入,步步推进,极力避免孤军深入。敌人的长进,再加上红军错误的战术指导,甚至战略指导——短促突击,苏区反“围剿”面临很大的困难,

第五次反“围剿”刚打了一个多月,彭德怀也看出来情况不妙。

毛泽东没有参与这一最后决定。

三人团就红军突围紧张筹划且激烈争论之时,被排斥在核心圈子之外的毛泽东,天天天不亮就在会昌城外爬山,并写一首《清平乐》:“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1958年,他对这首词作批注:“1934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的。”但是,当时毛泽东写这首诗词的时候,我们从中看不出他的心情来。

81日,毛泽东为《红星报》亲笔题词:“敌人已经向我们的基本苏区大举进攻了。我们无论如何要战胜这个敌人。我们要用一切坚定性顽强性持久性去战胜这个敌人。我们这样做一定能够最后的战胜这个敌人。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英勇奋斗的红军万岁!”

眼见危机,又眼见自己的意见无人听,甚至无人来询问自己,内心之痛苦,旁人难察。

后来有人说,当时的领导者博古等人,不想让毛泽东参加主力红军突围。

这种说法与事实不符。

长征开始之前,毛泽东给三人团写了一封信,要求带一军团和九军团的部分官兵留在苏区打游击,请中央批准,几年后以崭新的面貌迎接中央局回苏区。

看完信后,博古找周恩来商量。

周恩来坚决不同意。

第二天一早,周恩来带上警卫员,冒着小雨,披上蓑衣,骑马去于都找毛泽东谈。

第三天周恩来回到瑞金,只对博古说了一句话:他同意随队转移了。

多么简单的一句。

又是多么重大的一句。

这时离中央红军出发已不到10天。

与毛泽东都谈了些什么,周恩来未对博古说。

随去的警卫员回忆,周恩来与毛泽东在于都城北外毛泽东住地一直谈到深夜。警卫员送水都不准留在屋里。四个警卫员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在屋檐下站了半夜。

这同样是决定中央红军命运的一个半夜。

如果毛泽东不参加后来演变成长征的突围,中央红军的命运将会怎样?

如果毛泽东留在了苏区坚持斗争,在那种空前严峻的白色恐怖情况下,毛泽东的命运又会怎样?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周恩来说服毛泽东随队长征,对中国革命的贡献极其重大,怎么说都不为过。

当时,中共中央领导人面对的是一个捉摸不定的历史时刻,一个艰难曲折的历史时刻。毛泽东同意随队长征之后,他能想到前方有个遵义会议吗?他能想到前面还有个瓦窑堡会议吗?……最后走向胜利是非常艰难的,这就是真实的历史,历史的前进极其艰难曲折。

19341010日,党中央和中革军委从瑞金出发,率领主力红军五个军团和中央、军委机关直属部队编成的两个纵队,开始了向湘西突围——即后来所说的战略转移。

1025日,中央红军通过第一道封锁线。毛泽东感慨万千地说:从现在起,我们就走出中央苏区啦!

中央苏区是他用将近七年的时间亲手缔造的,而现在不得不离开。

史诗般的长征,当时是夹缝中求生存,最艰难处见着最伟大。历史机遇好像都给了蒋介石,政变,“围剿”,堡垒政策,步步紧逼……蒋介石说,共产党人这种生命力是“死灰复燃”,我们说是“凤凰涅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看到这些领袖,当然包括红军将士,他们所起的作用。

毛泽东是这样,周恩来也是这样。

忙碌的周恩来一言不发,更加忙碌。他组织了庞大的撤退计划,携带了过多过细的东西。后来指责周恩来的人很多,说他组织红军长征带了过多的辎重,庞大的队伍,那么多后勤,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跟着一起走,包括董必武、徐特立那么大岁数的老同志,还有女同志,像邓颖超、蔡畅。如果没有周恩来的决定,这些人必须得抛弃。而他的个人行李则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两条毯子,一条被单,作枕头用的包袱里有几件替换的衣服和一件灰色绒衣。

李德也留下一段评论:“就当时来说,其实没有一个人哪怕只是在梦中想到过,要北上抗日。虽然抗日是主要的政治口号,但决不是党和军队领导者的军事计划。”“突围的目的,只限于冲破敌人对中央苏区越来越紧的包围,以获得广阔的作战区域;如果可能的话,还要配合已由第六军团加强了的第二军团,在华南的湘黔两省交界地区创建一大片新的苏维埃根据地。”

最初称为西征,军队也叫西征军,或西方野战军。

谁也不知道一旦迈出第一步,就要走上两万五千里。

开始的是最艰辛的苦难。

也是最耀眼的辉煌。

作者简介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教授,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新近出版的著作《苦难辉煌》被评价为“一部以全新的战略视野全方位描述中共党史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的著作”,引发较大社会反响,20104月中组部和中宣部联合向全国党员干部推荐。同年,当选为“2010中华文化人物”。2011年,《苦难辉煌》获出版界较高奖项“中国出版政府奖”。

推荐人:马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