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财经大学图书馆!
 

《一个外交官的美国密谈》

  • 发布时间:2017-12-15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102

作者阮宗泽,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11月出版。

内容简介

“如果不正视美国,中国就会朝同样的方向倒下去。”这是一本外交官对美国的观察笔记,让中国真实透彻地了解美国。美国曾独揽一极,登上世界权利的*,睥睨世界,但在9?11事件,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和金融风暴等时间的重创下,美国已经显出辉煌时代将尽的征兆。有学者称,美国的繁荣已经进入了“历史的终结”,那么,华盛顿会破产吗?美国政府会破产吗?美国的举债经济模式是如何让美国人今天花明天的钱,又是

如何只要开动印钞机,就可向全球借钱挥霍?美国已从“领导者”变成一个“债务者”了吗?

针对其他力量的纷纷崛起,美国将如何调整其大国地位,实施何种战略与之博弈?

美国频频插手亚太,主导南海,其意欲何为,中国该如何应对,中美之间注定要进行一场你输我赢的世纪豪赌吗?

作者从不同角度观察美国:从中国观察美国,从欧洲观察美国,再从美国人的眼里看美国,从美国人的口里听美国。据此为众人讲述一个“看不见”的美国。

参透中国,需要前知500年的贯通

参透美国,需要后知500年的远见

编辑推荐

暗藏玄机的华盛顿高层饭局、波谲云诡的私人会所、神秘莫测的骷髅会、鲜为人知的秘密情报交易、无间风云迭起的军火商、扑朔迷离的中美关系……

对于真正的美国,你又了解多少?

白宫阴谋仅仅是美国的冰山一角,

权力恶斗更隐秘的场所在哪里?

美国人*难以启齿的事是什么?

善于“说不”是美国的政治秀

华盛顿还暗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规则?

首都华盛顿会破产吗?

美国政府会破产吗?

美国真的衰落了吗?

前  言

别了,美国

凯撒说: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

我想说:我来了,我看到了,我记录了!

2007年至2011年,我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常驻四年多。甫到美国,人们不约而同地对我说:“你来得正好,这是个很有趣的时刻。”毫无疑问,这段“很有趣的”经历,是我零距离认识、观察美国变化的最佳时机。当时的民调显示,美国80%以上的民众认为美国走在错误的道路上,美国民众对布什政府的不满溢于言表,渴望变革,希望国家改变发展方向。

美国是个矛盾的多面体。也许,正如著名西部片、伊斯特伍德的成名作《好的、坏的和丑的》,各种特点兼而有之。从不同角度看,你将看到不同的美国。

美国称其价值观是普世的,实际上却又如此例外,如此地与众不同:对内民主自由,对外却专横霸道;对内讲人权民权,对外却屡屡发动战争,让他国生灵涂炭。善良与残酷、文明与野蛮、热情与冷漠、平等与歧视、公正与偏见、自信与自卑、强大与脆弱、富裕与贫困、传统与后现代……这些看似自相矛盾的东西,却奇怪而又自然地在同一片土地上并行不悖。

美国将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超级大国。

美国经历过两场世界大战,花了半个世纪将其经济实力转化为地缘政治的主导力,从国际制度层面确立了自己的世界霸主地位。

20世纪90年代,因冷战结束,美国不战而胜,如释重负。《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查尔斯?柯翰默把1991年苏联解体至2001年“9?11”恐怖袭击之前这段美好时光,称为“历史的假期”。在这个乐观时代,美国仿佛成功登顶世界超级霸权,独处繁荣的巅峰,饱尝权力的肥美,纵目远眺,环顾全球,一览众山小。那气势,何人能及!

这一时期,美国经济学家、投资银行家以及政治顾问个个昂首挺胸,穿梭于全球,鼓吹推销美国式的自由选举和自由市场。用著名学者福山的话说,美国代表着“历史的终结”:经济上,美国经济是全球经济的核心;金融上,华尔街决定着全球金融的流向;军事上,美国的军费开支几乎是全球的半壁江山;技术上,美国是计算机和互联网革命的中心……所有这些均使美国坐拥强大的知识权力——成为创造世界新规范的力量。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格林斯潘,自豪地宣称美国为“全球的翘楚”。

好景总是不长。9?11事件从天而降,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和金融风暴接踵而至,美国遭受重创,内外交困。“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使美国痛苦地认识到其力量的边界。布什政府的两场战争侵蚀了美国的乐观主义,2008年的华尔街溃败使之寿终正寝。美国陷入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收获了两位数的失业率和国债的高企。金融危机是对美国自尊心和国际威望的重挫。乐观时代目睹了美国试图按照自身形象重塑世界的努力。然而,美国模式在美国也行不通。”

与此同时,世界没有等待,其他力量纷纷崛起,你追我赶,逐步由世界舞台的边缘区向核心区移动,它们积极参与国际议程的设置、规则的制定,世界的面貌为之改变,历史在世纪之交变得更加精彩。

此刻的美国犹如鸭子浮水,世人眼中依然镇定、优雅,但双腿的挣扎却片刻未停,朝野与社会对未来充满怀疑,一种不确定、焦躁不安而又紧张的情绪,弥漫在华盛顿的上空,并逐渐扩散,“历史的假期”俨然已成过眼云烟!似乎还要为割破的伤口撒上一把盐,越来越多的人居然情不自禁地追问:首都华盛顿会破产吗?美国政府会破产吗?更有人大胆预言:后美国世界已经指日可待!

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舆论像触电一样热衷讨论未来美国的实力地位,诸如没有西方的世界、没有美国的世界、无极世界、美国衰落等等看扁、唱衰美国的言论四处扩散,令美国心事重重。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了美国的愤怒,听到了美国爆发出的“舍我其谁”的呐喊。

姑且不论美国是否真的衰落,但衰落的描述却直接撞击美国长久以来引以为豪的“美国第一”的信念,而这种信念的动摇,转化成了美国光荣与梦想不再的全民心理暗示,深深地刺痛了骄傲的美国。

何为“美国第一”?

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说过,美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其潜台词就是:世界不能没有美国!历史不相信假设,从理论上讲,地球离开了谁都照样转。在1776年美国宣布独立之前,世界已经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运转、发展了数千年,其间创造的辉煌文明灿若星河。但毋庸置疑,美国自诞生起,就对世界产生了持久的影响,并在历史进程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那么,没有美国的世界会怎样?是更糟糕,还是更美好?世界确实需要美国,而美国也绝无可能修成高僧老尼,消极避世,无欲无求。美国与世界相互依存,相互需要:如果说世界不能没有美国,同样,美国也不能没有世界。假如只看到前者而忽视后者,那才是对历史和未来的误读。不幸的是,有不少美国人一直在以偏概全,一叶障目。

美国之为美国,是因人们相信在这个新大陆上,一切皆有可能,人人都有机会,只要努力,都会实现其“美国梦”。而今天由于新兴大国的成功,让世人看到“美国梦”不再是成功的唯一神话;以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南非等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不仅在重塑世界政治、经济的战略版图,而且正在缔造新的梦想:在新兴大国中,每个人同样有自己的梦想,同样有成功的机会,同样一切皆有可能!

如果说新兴大国的崛起代表着未来的希望,那么,美国的衰落则蓄含着对未来的恐惧。

经常都能听到美国人的种种抱怨:抱怨就业机会流失;抱怨贸易赤字和预算赤字居高不下;抱怨国债高企;抱怨信用评级下调;抱怨国家走在错误的发展道路上;抱怨府院之争以及政治体制运转失灵;抱怨美国今不如昔;抱怨中国等其他新兴大国的崛起,并将吃掉“美国的午餐”;抱怨世界财富和力量的转移;当然,还抱怨世界仍有太多的危险与威胁。

曾经闲庭信步、指点江山的美国,正变得猜疑重重、多愁善感,蜕变为一个愤怒的美国。当愤怒凝聚为社会的集体意识时,也就决定了未来的美国将不再是安静的美国。美国朝野上下心烦气躁,牢骚满腹,越来越情绪化,火气越来越大,容忍度越来越小,变得越来越易怒。这种心态的变化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

美国无疑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却偏偏是危机意识、忧患意识随处可见的国家。每个历史时期,美国都需要用“敌人”来证明其忧患意识的合理性。从美国怒不可遏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正在重新思考美国与世界的关系,重新审视、编织未来的世界版图。

对世界和美国而言,2008年有两件大事:一是发端于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大爆发,导致百年罕见的全球金融海啸;二是名不见经传的60后、非裔巴拉克?奥巴马当选美国第44任总统。前者让世界看到美利坚帝国并非固若金汤,后者让美国心生变革的希望。两者犹如正负极不期而遇,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闪电,再一次激发出美国内心“绝不当老二”的雄心和斗志。

从历史的视角看,由于美国实行的是两党轮流执政,政治诉求有所区别的民主、共和两党,不过是美国在不同历史时期交替使用的左右手,共同维护的是美国的政治、经济、安全和社会利益。但新旧政府的交替,也为美国的战略修正提供了契机。

2009120日入主白宫以来,奥巴马为重振美国,大兴“新政”,兼顾和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对内提出要“变革”,对外奉行“新接触”外交,旨在重塑形象,修补美国与世界的关系,维护其“领导地位”,纠正外部世界关于美国衰落的“误读”。他的变革决心与动作不可谓不大,甚至不惜放出狠话:宁可只当一任总统,也要将改革进行到底。

然而,任何变革都是万不得已、不得不做出的痛苦抉择。如果甜蜜的“历史的假期”依旧,何苦要变?何变之有?而变革的本质就是“舍”与“得”的权衡,就是利益的重组,就是牺牲的不可避免。变革不仅要有勇,更要有谋。就算是创造了历史的奥巴马,其变革非但没获得多数美国人的认同,自己反而撞出了满头青包。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很难算清他占了几样。再说政治家的豪言壮语不能太当真,碰壁之后,他也不得不妥协,并向中间靠拢。

奥巴马的“新政”绝不是战略退缩,实则以退为进,以守为攻;而且后危机时代的美国,并非完全礼崩乐坏,在相当长的时期里,它仍有资本在世界事务中占据中心位置,不能排除经过变革阵痛之后再次雄风。

有人说:做美国的敌人很危险,但做美国的朋友更危险。前者不言自明,后者则是要准备随时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战略布局服务,为美国的军事冒险赴汤蹈火、冲锋陷阵:美国指到哪里,你就打到哪里;美国打到哪里,你就冲到哪里,有钱出钱,没钱出力,管你喜不喜欢。可见,无论是美国的敌人还是朋友,均始终面临如何与之打交道的考验;依然强大却敏感多疑的愤怒美国,好比脾气暴躁的绿巨人浩克,将更具攻击性,也更难相处。

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最复杂的双边关系,中美两国都试图从对方的眼里审视自己。如果说以前更多的是中国从美国的眼中看自己,今后美国将越来越多地从中国的眼中看自己。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取得了辉煌成就,书写了世界新的成功故事,其所创造的最大公共产品,就是让人们从新的角度重审、思考世界的未来,让更多的人看到新的希望与机会。

然而,中国崛起与美国衰落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更非因果关系。中美之间并非注定是一场你输我赢的世纪豪赌,相反,双方都肩负着维护、发展、丰富、充实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甚至实现历史超越的责任。中美关系的好坏,不仅关系到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大气候、大环境,也将决定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决定未来世界秩序的走向。

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国已经站在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在适应新角色的同时,更要用新的目光观察世界,妥善处理与美国的关系。具体而言,中国需要以“脱钩”思维与美国打交道,该合作的合作,该斗争的斗争,而且还要巧妙使用化骨绵掌,避其锋芒,趋利避害,徐图长远。正所谓你有你的金刚钻,我有我的绕指柔。这不是露怯,不是软弱,而是心智的力量。当然,中国需要重新发现美国,着力培养一批华盛顿通,以便更好地与“495环城路内”的权力掮客打交道。

20世纪80年代涉足美国研究以来,“美国”成了我的职业符号。流年似水,随着时空经纬的转换,我有幸得以从不同角度观察之:从中国观察美国,从欧洲观察美国,再从美国人的眼里看美国,从美国人的口里听美国。除美国首都华盛顿之外,我还走出495环城路,访问过阳光带、风雪带、铁锈带、圣经带等地区,接触并目睹了一个更加多元复杂的、演变中的美国。

本书记录下岁月投射在我脑海里的美国影像,以及对21世纪美国的阶段性观察与思考,试图推开美国政治、外交文化这扇窗,抽丝剥茧式地讲述一个“看不见”的美国:今天美国的最大变化是什么?驱使这一变化的原因何在?美国怎样看自己?怎样看世界?美国究竟要什么?美国怎样思考?中国怎么办?

美国变化无形、捉摸不定却无处不在,时时刻刻都在以其独特的方式,影响着世界和人们的生活,并将继续影响着下一代。美国好似一本卷帙浩繁的书,每天都在增添着新的段落;又宛如一个不断移动的目标,在历史进程中的每次腾挪、折返,或水花四溅,或风生水起。要追踪、聚焦、探寻这样一个庞然大物,颇具挑战性,也让我乐在其中。

美国名将麦克阿瑟有一句名言,“老兵永远不死,只会慢慢凋零”。帝国何曾不是如此?

管中窥豹,一己之感,愿与读者分享交流,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作者简介

阮宗泽,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国际问题研究》杂志主编,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类发展报告》咨询委员会中方专家,中央电视台《今日关注》栏目特约顾问,《人民日报》(海外版)特约评论员。自1988年以来,一直从事国际关系尤其是美国政治、外交、安全以及中美关系的研究。曾在英国学习,并于1996年至2000年任中国驻英国大使馆二秘、一秘。20072011年,任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另有专著《中国崛起与东亚秩序转型——共有利益的塑造与拓展》(2007年,北京大学出版社)。

推荐人:高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