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财经大学图书馆!
 

《你好,法奈利》

  • 发布时间:2018-10-10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3

作者:杰西卡诺尔白马时光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704月出版

内容简介

14岁的蒂芙阿尼法奈利,出生于普通家庭,被势利的母亲送去布拉德利贵族学校,当作攀附权贵的跳板。美丽的法奈利如愿融入贵族圈子,成为众人追捧的万人迷,却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孤独。在一次校园聚会中,法奈利经历了始料未及的侵害,从而卷入让她痛不欲生的校园暴力事件,随后一起校园枪杀案更是彻底改变了法奈利的人生轨迹。

28岁的阿尼法奈利,生活在纽约,拥有一份光鲜体面的工作,一个有着贵族血统的高富帅未婚夫,一枚价值不菲的绿宝石婚戒,一个装满昂贵华服的衣橱,她一直努力追求的完美生活几乎近在咫尺。但法奈利知道,她只是假装很好。

让无数女孩子艳羡的水晶灯、红毯,以及名贵的婚纱就在不远处等着她,但她同样深深地恐惧,曾经像荆棘般缠绕的不堪回首的记忆,会让她一直试图掩藏的另一个自己——蒂芙阿尼法奈利现出原形。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而命运又会在什么时候告诉我们真正的答案:当你终于有勇气拥抱自己的内心时,你到底要成为蒂芙阿尼法奈利,还是阿尼法奈利?

媒体评论

14岁,刚进入贵族学校的法奈利,掩藏着灰姑娘的真实身份,亦步亦趋地融入那个与她出身格格不入的上流圈子,毕业那一年却被一起校园枪击案扭转了既定的人生轨道。28岁,改头换面的法奈利重新在纽约活出了漂亮的人生,也即将披上婚纱,嫁给一直梦寐以求的生活。但如噩梦般纠缠的过往却一再提醒她,她现在只是假装很好。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而命运又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告诉我们真正的答案:当你终于读懂自己的内心,你到底要成为蒂芙阿尼法奈利还是阿尼法奈利?                                          ——《洛杉矶书评》

  年度Zui佳小说!人的一生,其实就是一个漫长的自愈过程。

——《时代周刊》

 一部绝佳的女性成长小说,不按常理出牌的精彩故事,讲出了所有人的恐惧和迷茫。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法奈利,都曾遭遇命运赐予的完美及不完美。我们都曾掩饰着过往的伤疤,伪装成骄傲的模样,一步一步努力活成别人梦想的范本。但命运终会给每一个不肯妥协的灵魂机会,让我们能在生命中的某一刻幡然醒悟,不再屈服命运和内心的恐惧,与自己和解,重获爱与新生。这正是我要寻找的女主角。

——瑞希威瑟斯彭(奥斯卡影后,《消失的爱人》制片人)

生命赐予我们Zui大的惊喜,就是终有一天,你会真正地认识自己,仿若新生。

——Goodreads

精彩正文

晚餐前,我去社里的时尚衣橱借衣服。我身上的穿着还不够难看,越难看越新潮的服装,就越能让我建立起强大的杂志编辑的气场。

这个怎么样?我抽出一条海尔姆特·朗牌子的连衣裙和一件皮夹克。

你穿越回二〇〇九年了吗?埃文毫不留情地说。别奇怪,每个时尚杂志社里都少不了一个既毒舌又娘炮的时装编辑。

我咕哝了一句:那你来选。

埃文翘起兰花指,从一排衣服上缓缓掠过,手指像弹钢琴一样在每个衣架上轻轻一点,最后停在一件米索尼[1]条纹衬衫和一条带圆点图案的短裤上。他侧过瘦骨嶙峋的肩膀,用十足瞧不起的眼神盯着我的胸部,算了。

滚!我嗔骂道。随后我靠在陈列饰品的桌子上,朝一条下摆宽大、印着花的衬衣式连衣裙点点头,那个怎么样?

埃文用指尖按住嘴唇,注视着那件衣服一动不动,嘴里嗯了半天。德里克的版式通常比较修身。

德里克是谁?

埃文白了我一眼。就是德里克·[2]啊。

我也冲他翻了个白眼,并从衣架上扯下那条裙子,我已经减掉七磅了,应该没问题。

裙子在胸口的位置有一点点紧,埃文替我解开了一个扣子,露出诱人的乳沟,然后他将一根长长的吊坠挂在我的脖子里,左右端详了一阵,说道:还不错。哎,对了,你是用什么方法减肥的?

杜肯减肥法。

那不正是凯特·米德尔顿用的法子吗?

我开始对着镜子画眼线,我选它就因为它是最极端的方法。减肥的法子,越痛苦才越有效。

  “你终于来了。卢克似乎既生气又松了一口气。对他来说,踩着时间点也相当于迟到。他这种苛刻的时间准则让我十分反感,所以每次我都会晚到几分钟作为抗拒。

我故意慢条斯理地掏出手机查看时间,我记得你说的是八点吧?

没错。卢克吻了我一下,既像敷衍,又像是求和,你看起来很不错。

但现在已经八点四分了。

人不到齐他们是不会让我们入座的。卢克的手掌轻轻按在我的腰上,引着我走进餐馆。难以置信对吗?是不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么久了,我们还能像热恋时那般甜蜜?

天啊,我真不习惯这样。我说。

卢克咧嘴一笑,我知道。

我隐约注意到站在服务台前的那对夫妇,看上去仿佛在等着被人引见。他们就是卢克的客户和他的妻子。那是个健美匀称的女人,胳膊上依稀可见微微凸起的肌肉;一头蓬松的金发看起来俏皮可爱。我总是先观察别人的妻子,因为我要知道自己面对什么样的对手。她的衣着十分普通:白色牛仔裤,简简单单的坡跟鞋,和一件丝绸般的无袖上衣。上衣是艳丽的粉色,我想在穿上之前她一定思量了片刻——她肤色偏黑,也许深蓝色的无袖上衣更合适,深蓝色总挑不出毛病——她的肩上挎着一个咖啡色的普拉达包,和她脚上的鞋一样的颜色,上下呼应。这比她脖子里刚开始出现的皱纹更能暴露她的年龄。我敢肯定她至少要比我大十岁,由此我长长舒了一口气。真不知道等我三十岁的时候,还有没有勇气面对自己。

叫我惠特尼吧。她向我伸出手,炫耀着下午才修好的指甲。她握手的力度非常轻,就好像她在故意告诉我,对她来说,做一个家庭主妇就是世界上最要紧的事。

幸会幸会。我回答。自从在哈里森先生那儿学到这句话后,我与人初次见面时便不再说很高兴认识你。这些年来,就凭这句俗不可耐的很高兴认识你,我向多少人暴露了我那不入流的教养啊,每每想到这里我就不寒而栗。像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儿从小所接受的良好教养,其美妙之处就在于它不可能被真正复制。装模作样的人终归会露出马脚,且多半自取其辱。每次当我以为自己已经爬出底层人的泥坑时,就会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某个方面的做法一直以来都是错误的,于是我又被那些同样处于底层的伙伴给拉了回去。你骗不了任何人。拿牡蛎来举例。我以为只要假装喜爱吃这种又咸又软的东西就足够了,可你知不知道吃过的牡蛎壳要口朝上放在盘子里?诸如此类的小事就能暴露一个人的出身和教养,可见危险往往存在于细节之中。

这是安德鲁。卢克介绍说。

安德鲁的手掌巨大无比,我的手轻轻一滑便不见了。而当我终于注意到他的脸时,我的笑容僵住了。

嗨?我说。他歪着脑袋,同样饶有兴趣地看着我,阿尼,对吧?

请各位随我来。女服务员说完便转身向餐馆里面走去,我们四人像被磁铁吸住了一样紧跟在她身后。我走在安德鲁后面,打量着他后脑勺上的斑斑白发,心中的疑惑渐渐变成了期待,如果他是我以为的那个人该多好,这想法多少有些滑稽。

在决定哪对夫妻坐靠墙软座时我们彼此推让了一番,后来卢克建议让女士们坐,因为我们都很娇小(惠特尼笑着说阿尼,我觉得这是一种恭维呢);至于餐桌嘛,和纽约的许多东西一样,都是迷你版的。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最终都会选择离开这里的原因。有了孩子之后便愈发感觉囊中羞涩,你不得不节衣缩食,整日奔波劳碌。过圣诞节时,门厅里还会堆满从杜安里德药店买来的廉价装饰和礼物;某一天,妻子忘了给丈夫准备要带的午餐,大战爆发了,于是他们开始了向韦斯切斯特或康涅狄格转移的漫漫征途。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卢克吹口哨提醒我不要那么极端,但这的确是伟大的解脱。心机婊们在多利安或布林克利餐馆坐等未来的丈夫,等到房子的租约到期后便怂恿他们搬到郊外,而后不久,避孕措施便被提上了日程。想当年我对多利安餐馆并不陌生,但我也喜欢这里,餐馆局促狭小,价格高昂;地铁上挤满形形色色的怪人;在富丽堂皇的大厦中工作,身边是一群自己野心勃勃却在鼓动别人清心寡欲淡泊名利的女编辑。我们让读者用发束缠住她们男朋友的老二,你们知不知道,我现在就恨不得用一根发束把自己勒死!有一次,洛洛气呼呼地咆哮说。那是九月的一次小组会,到会的编辑没有一个人能提出让她满意的关于吹箫的创意,这说不定还有点销路。如果没有那些肉食女[3],纽约或许会变得轻松许多,人们也不必再削尖了脑袋四处钻营。但纽约之所以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我想它最大的魅力就在于此——它会逼迫着你努力奋斗,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我会不懈地奋斗下去。谁都不能阻止我留在这里。

最后的结果是我和安德鲁坐了面对面,卢克和惠特尼面对面。我们考虑着要不要换过来,但被卢克和他的一个冷笑话给否决了,他说他有的是机会和我面对面吃饭。安德鲁像柚子一样肥大的膝盖不时碰到我的腿,尽管我一直退让,屁股都快贴到了墙上。然而此刻我只想让大家停止无聊的寒暄,停止老掉牙的笑话,好让我有哪怕几秒钟安静的时间可以蹙眉眯眼地问安德鲁:你是他吗?

对不起。安德鲁说,起初我误以为他是为侵占我的空间而道歉,我感觉你特别眼熟。他注视着我,嘴唇微微张开,好似在撕碎我的伪装:颧骨如今变得瘦削而突出了!挑染的颜色弥补了我头发原有的灰暗,同时又不至于使它的金色过于单调,哎呀,我的天啊。第一次见到我的染色师鲁本时,他用两根手指捏起我的一撮黄毛,像捏着一只蟑螂似的,皱着眉头说。

卢克正在展开他的餐巾,听到安德鲁如此说,他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呆呆望着他。

有时候,人们没来由地便能感觉到有大事,甚至是足以改变人生的大事发生,此刻我便遇到了这种情况。我知道,是因为之前我曾经有过两次这样的经历,其中第二次就是卢克求婚。这听起来可能有点不可思议。我清了清嗓子说,可我还是想问,您是……拉尔森老师吗?

拉尔森老师?一旁的惠特尼喃喃说道。随后她忘乎所以地叫起来,他是你的老师?

离开布拉德利中学后他一定剪短了松软的长发;不过,倘若像拆掉乐高零件一样换掉他那金融男特有的拖把头,再用修图软件把他脸上的皱纹全部消去,然后把他的下巴往外拉长一点,就又能恢复到拉尔森老师原来的样子了。大多数人即便遮住嘴巴,仅从他们眼睛的形状就能判断他们是不是在笑。拉尔森老师兴许是某次笑得过了火,脸上的皱纹卡在一起再也无法复原了。

世界真小啊。拉尔森老师感慨万千地笑着说,连他的喉结也跟着一颤一颤,你现在叫阿尼了?

我瞥了卢克一眼。真希望我们没有坐在这同一张餐桌上,进行着同一场对话。他的脸色难看得厉害,而拉尔森老师却红光满面。我实在受不了人们老是问我蒂芙两个字怎么写。我说。

真是太巧了。惠特尼的目光在我们三人中间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卢克的脸上,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那也就是说,你在布拉德利中学上过——”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住,而后恍然大悟般叫道:啊,我知道了,你就是蒂芙阿尼。

我们谁都不好意思看彼此。幸好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问我们是否接受自来水,当然,她丝毫不知道自己救了我们的场。我们都表示可以接受。

真有意思,像纽约这样一个遍地污秽的城市,竟然能提供全世界最干净的饮用水。经验老到的惠特尼轻松转移了话题,化解了尴尬。

我们纷纷点头附和。对,是很有意思。

作者简介

杰西卡诺尔是美国《时尚》杂志的高级编辑和《悦己》杂志的文字编辑。她在费城郊区长大,曾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州布林茅尔的希普利学校,以及纽约州日内瓦的霍巴特和威廉史密斯学院。目前,和丈夫定居纽约市。

推荐人:马东明